龙三水

emmm。。。瞎发一个摸鱼,反正不会又人看嘿嘿嘿

直男拍照,我可能只会画大头了。。。

我为何画出了一种贤惠的感觉!

酒保咔和调酒师轰[不知道咔酱会不会把盘子甩顾客脸上]练人体!

今天同桌生日,画了假的生贺图嘿嘿嘿,我是爆右党,真的!上色是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上色的

是上回和咔酱一个系列的轰,我不会画右脸[你怎么这么废]。。。强行轰爆[被打死]

今天给咔酱投票啊啊啊啊啊啊

小天使生贺

  “你好,请问是绿谷家吗?”
  “嗯,有什么事吗?”接电话的是一位声音温婉的中年女性。
  “啊,请问是绿谷的妈妈吗?学校有些事情需要处理需要绿谷到学校来一趟不用太早午饭之前就可以了。”相泽消太瞥了瞥身旁一脸兴奋的小屁孩们便满脸便秘的表情。
  “是相泽老师啊,好我会转告给他的,午饭是在学校吃的话今天晚上会留宿吗?”声音隔着话筒听起来带着隐隐的样子。
  相泽再一次盯着旁边疯狂比嘴型的同学们淡定的说“不会太晚回去的。”旁边的那群人闻言又纷纷不满起来,老师与家长简单的寒暄几句就挂掉了电话,相泽将手缩回睡袋里一脸幽怨的对着身旁的一群人说“所以说你们这群小鬼头放着难得的假期不去享受跑来学校打扰我睡觉就是为了给绿谷办生日聚会?”
  “啊啊,老师也真是的说什么早点回去,聚会就是要玩得够啊!”芦户在旁边不满的抱怨身旁的朋友也一个劲的附和。“玩够了就早点回去再在这里抱怨我就收回食堂的使用权。”话说完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身旁的那群人瞬间禁了声推推嚷嚷地走出办公室又听见相泽说:“教室用完给我还原啊!”唉,私自批准食堂使用权算是滥用私权吧,又要写检讨了。。。
  “那么接下来只用搞定爆豪就可以了!”上鸣电气握了握拳一脸悲痛,“我觉得让小爆豪给小绿谷做蛋糕很难呢。”蛙吹同桌用手指抵这下巴一脸纯真的道出真理。八百万看了看满教室的无所事事的人走到讲台上拿起粉笔开始思索了起来,过了一会对着班里的人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分一下组?”
  “唉?分什么组啊?”丽日歪着脑袋满脸疑惑,到是饭田比划着手赞同:“我也这么觉得,分组行动可以提高我们的行动效率!”
  “嗯,首先的任务是要让爆豪答应做午餐。”八百万双手撑在讲台上开始说出自己我计划“我!我!我!我和爆豪的关系比较好让我去劝!”切岛在一旁高举着手笑得一脸灿烂。“所以去爆豪家劝爆豪的任务就交给爆豪派阀了。”“啊,什么我也要去找爆豪。”上鸣叹着气“我还打算逛街买点东西呢。”濑吕搭上他的肩膀“你就算是为了午饭而努力吧!”
  “嗯,确实要买东西但不是你,我,耳郎,叶影,蛙吹去买一些装饰用品,制作蛋糕需要的原料以及一些食材,砂腾同学可以去帮我们提一下东西。”“可是由你制造的话不是会方便很多吗?”尾白积极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啊,呃,这个,我们还是要遵守货币流通的规定嘛!你说是吧耳郎!”“啊?对,我们还要为社会着想嘛,嘿嘿。”尾白看着满脸通红急着辩解的两人,啊,说到底还是想要去买东西吧。
  “为什么啊砂腾,俺也想去啊,那可是与女孩子亲密接触的好机会啊啊啊!”锋田缠着砂腾散发怨气,“我也想去逛街!”丽日小声说着,就着样坦白说是去逛街真的好吗,“可是你有其他的任务要做啊”八百万开口说到“唉?”“是这样的,按照绿谷的性格来说呢在假期返校一定会认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会提早来,但惊喜被发现了就不是惊喜了,所以丽日还有轰君你们去拖住绿谷等到一切就绪的时候我会发消息通知你们。”“不愧是八百万呢!”丽日瞬间又活泼起来。
  “剩下的人呆在教室里由饭田君指挥把桌子拼成餐桌,打扫教室还有去厨房支援。”“好的,这算是对我们整体的一种考验吧!绝对做到最好!”啊,饭田又开始了。“大家都充满活力呢,走吧,我们也要出发去爆豪家了!”切岛搂过消沉中的上鸣摔着离开教室,其他人也纷纷活动起来。
  绿谷那边。
  “啊,出久,老师刚才通知你今天午饭之前去学校一趟。”绿谷出久刚晨跑完推门就听见妈妈的话“啊,应该是有什么是要说吧,嗯,知道了,我会早点过去的。”绿谷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瘫在自己的床上开启了碎碎念模式。学校出了什么事吗?难得的假期也还要回校,对了,今天我生日来着,还以为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呢,嘛,能和同学们一起也好。绿谷轻叹一口气从床上撑起来走进浴室,今天早点去学校问清楚吧,顺便看看欧尔麦特。绿谷冲了个凉草草吃完早饭收拾好碗筷之后从厨房里出来当场就炸了“丽,丽日同学你怎么来了,还有轰君。”啊,今天是什么日了狗的日子这么刺激吗。
  “啊,小久,我们等会和你一起去学校呢。”丽日灿烂得与他打了个招呼这让绿谷瞬间红了脸手足无措,旁边的轰也附和的点了下头“你们今天都起得这么早吗。”说着低下头,手也紧张地挠了挠头发。啊,托了你的福我们全班都起得很早呢。“啊,小久现在还很早要不我们去外面玩玩吧!”“啊。。。呃,好啊”任务达成!只要能成功拖住小久就可以了!
  爆豪那边。
  “叮咚!叮咚!叮咚!”
  “谁啊!超死了!臭老太婆快去开门!”爆豪胜己煮着面条对着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爆豪光己大吼,“你这小子怎么对你妈说话的啊!”骂完便穿上拖鞋开门,当大门打开的那一刻切岛:爆豪?怎么变成女生了?中个性了吗?咋整。“喂,爆豪?”“啊,是胜己的同学啊,你们是来找我那混蛋儿子的吧,他在厨房。”简直瞬间变脸露出完美的微笑。切岛带着一行人道了声问好顺着视线看见了正在厨房做饭的爆豪。那人也似乎听见了动静转过头来“是狗屎头来了吗?”“爆豪怎么和你同学说话呢!”“你管我臭老太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爆豪光己走过去对着脑门就是一个暴栗“光己,胜己别吵了,别吓着同学了。”“臭老头你闭嘴,要吓到了早就跑了!”“你怎么对你爸说话呢,啊!做你的饭!”又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爆豪的走上,被打的那人只是“啧”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啊,同学赶紧进来坐坐。”爆豪光己收起刚才狰狞的表情转头就是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这表情管理系统简直神了。别吓到的一群人愣在原地你推我我推你的进了客厅,这绝对是亲生的没错了。
  “阿姨是这样的,今天是绿谷出久的生日,就是我们同学的生日,我们想请爆豪去学校准备聚会时的蛋糕还有午饭。”切岛有些犹豫地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绿谷?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和爆豪一起玩来着,这事没问题,就算那混蛋小子不去我也给你拽去!”“哈?谁要帮废久做蛋糕,他过生日关我屁事!”刚端来面条的爆豪刚好听见这句话毫不留情地拒绝。“我就知道。”上鸣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哈,白痴脸!你以为你是谁啊!很了解我吗!”“那爆豪你就去呗!”芦户接着“是啊爆豪,就让我们感受感受你的厨艺吗,让我们尝尝被碾压的滋味!”濑吕跟着开始动摇爆豪,“臭小子,你要是不去的话今天晚上就不用回来了!”爆豪光己可谓是直接堵了后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这群混蛋!去就去,不就是做饭吗!”爆豪当场炸毛紧接着就被爆豪光己推出门锁在门外,被锁在门外的爆豪派阀盯着蹲在地上念叨这要杀了绿谷的爆豪,这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当他们经过一个小公园是爆豪看见了那一抹巨眼熟的原谅色“喂!废……”但话还没说完就被身旁的一群人捂嘴拖走。
  “我刚才好像听见了小胜的声音了。”绿谷询声看去却什么也没有,丽日看着爆豪消失的地方紧张地辩解:“没。。。没有啊,你说是吧轰?”“啊?嗯。可能是你听错了。”大家都明白在这个时候碰见爆豪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爆豪派阀架着爆豪来到教室时全班发出了好像已经胜利的欢呼,“喂,狗屎头,不是叫我做饭么!”他推开身旁的切岛皱着眉环视了一下乱糟糟的教室“算了,不管你,我只要做好我该做的就可以了。”爆豪转个身跨开步子向食堂走去“啊,我说,是在食堂做饭没错吧,食材我就直接用食堂里的了!”“老师说可以使用食堂没错。”“食材也是食堂的一部分。”“不愧是爆豪啊!走吧,我去帮你忙!”饭田见状“你们会做菜的去食堂打打下手,剩下的人等八百万她们回来装饰教室!”说完有给八百万打了个电话:
  “喂,八百万同学,爆豪已经来了,你们尽快回来,应为砂腾会做蛋糕可以帮上忙。”
  “唉,这样啊,比想象中的顺利我还以为那家伙不会来的,真是的我光记着砂腾力气大可以拿东西忘记他会做蛋糕了,我们这边也快好了会尽快赶回去的。”
  “好的,那就先这样,待会儿见。”
  饭田挂断电话后看了看教室里散漫的人“都给我拿出干劲来啊!”
  “什么啊!饭田,教室里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哪里来的干劲啊啊啊!俺也想去给女孩子提包啊啊啊!你跟本就不懂!”伴随着锋田的嚎叫计划按着超乎寻常的顺利展来了,这当然忽视了爆豪的大吼大叫。
  “喂,八百万,绿谷现在正赶往学校。”轰平静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
  “那你们那里现在什么情况?”
  “丽日正在和绿谷聊天给我打电话的机会,他也多次提到回学校这个话题。”
  “你们那边能拖多少是多少,我们这边要加快进度了。有什么情况记得通知我。”
  “好。”依旧是轰平静的声音听不出来任何波澜,下一秒“绿谷,前面有家奶茶店我们在那里和杯奶茶再走吧。”“对啊小久,现在没有很晚我们先喝杯奶茶在走吧。”丽日凑上来附和。
  绿谷出久捧着一杯奶茶坐在店里,时不时看一下沉迷于小说的丽日再瞟瞟表,腿一个劲地抖个不停。草草喝完手中的奶茶便迫不及待地站起来“我们去学校吧!”“啊?等我把这章老完可以吗?”“那,那好吧。”又在奶茶店里坐就半天而那两人却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来瞒着我,一直在拖延我去学校。”从去学校的路上他就开始怀疑,一路上丽日总是要他看这看那,而轰有时不见踪影然后又突然出现,现在又在奶茶店几耗费时间。“啊?怎么会呢,我们这就出发吧。”拜托一定别搞砸了。
  “爆豪,菜做的怎么样了!”
  “吵死了!在吵就给我去死啊!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四眼!”饭田看了看桌子上摆满的菜以及只剩渣滓的食材看着爆豪骂着将最后一道菜摆盘,端上两盘菜转身刚准备走又被砂腾叫住“可以让人来抬蛋糕了。”
  一切的一切虽然急促但因为彼此的默契有显得刚刚好。
  绿谷出久走在安静的走廊上,身后跟着略显紧张的丽日和一脸平静的轰。“哒,哒,哒”的脚踏声回荡在空空的走廊里显得犹为突兀“是没人吗?”绿谷疑惑地问了一句“所以说啊小久,我们完全可以晚点来的,是你太早啦,”不对,就算是来的比较早也不至于学校一个人也没有,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想到这里绿谷的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走到班级门前依旧是安静的,绿谷的手慢慢握上门把手“吱――呀!”
  “生日快乐!绿谷!”
  “啊。。。啊?怎么回事。。。大家?”
  “这是给你准备的生日聚会,怎么样惊不惊喜!”
  “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欧。。。欧尔麦特!”这计划外的惊喜显然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我说你们这群小鬼,把教室弄成这个鬼样子记得还原啊!”相泽消太从欧尔麦特身后挤出来“还有,你挡我镜头了。”“哦,抱歉。”
  “相泽老师也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在一旁始终是冷漠脸的轰默默地掏除手机“我给相泽老师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欧尔麦特也叫开。”“太棒了吧轰君!”
  “喂!废久!”
  “不给我吃完就去死吧!”
  “啊?是小胜做的吗,我会吃完的!”
  “生日快乐!”
  绿谷最终还是飙泪了,“呜哇啊啊啊啊啊这是我最棒的生日了!”
  不管怎么说,最快乐的时候永远是和朋友们呆在一起,今后的路,还请多多指教!
                                                                                          end